中国文武学院院长高小飞:我跟萧劳先生学古诗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朱耀忠 时间:2017-02-24 浏览次数:

访旅日书法家、中国文武学院院长高小飞:

我跟萧劳先生学古

本报记者 朱耀忠

 高小飞在他的太极拳教室内留影,身后是他的诗词书法。(记者朱耀忠摄

  旅日法家中国文武学院院高小来到日本已30周年,出生在1963年的高小,从小在北京跟着名家学习书篆刻和古诗词,他的中国古诗词的启蒙老1996的百老人、原中央文史馆馆员、北京中国书画研究社社长萧劳老先生。高小飞除了书、诗词外,又精通太极拳,是吴氏太极拳人,“文武双全”

  在掀起一股“中国诗词大会”潮之中,2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者来到位于有的中国文武学院听高小飞讲述他中国古诗词经历

少年时代跟名家大师学诗

  高小家住北京市崇文区磁器口,他回忆说我家祖籍是在浙江绍兴,祖上在清朝嘉到北京做官,我父的曾祖父曾做师总商会会好收集字画,也算是半拉个文人吧。我祖父是画家,从小家里放着很多纸砚笔墨,但他很早就去世了。因文革受到冲,在我奶奶去世后,我父身体也一下子了,病假。那个候,大家都无所事事,我父及祖父那一批的友人都陆续联系上了,在金石画、古诗词方面有朋友来往,在当算是一个趣。1972年,在我9那年,我父亲带我去他认识长辈家串,那些都是我爷爷时代的小,包括启功先生、京郝寿臣的公子郝德元,也认识了李苦禅、王雪涛、王森然、白石的大弟子得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我十三四,祖父当年私塾的小叫黄高,就拉着我的手:你必诗词。然后就介我到萧劳先生家,先生当已是年八旬,他知道我已在跟法大师郑诵先学,又跟着李苦禅和康宁两位老学画,就很高,欣然收下了我。老先生住在幸福大街,从我家自行十分就到,我是一放学就,每周会去几次,我一直叫他“萧爷爷”。

   那家附近有个叫金建国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已旧了的《千家》,每次去萧爷爷,他就我抄《千家》中的萧爷爷格律完了我回家就背下来,能一口气背200首

18岁首次创作七言绝句

  高小飞说:每次去萧爷爷“上”,平仄、韵律、典故,教我做子”——也是以前私塾里的一种传统教学方法,主要是体会里的韵味。我那候跟萧劳爷爷的路子,跟在的教学方法很不一,我尽管是北方人,但萧爷爷教我跟普通不一的念法,了解当的音韵。所“吟就是“哼哼”,它的奏都在心里,不是大声朗的韵味是占第一的。萧爷爷教我,想作,就必要懂得它的韵味,就是两两递进奏,平平后面就加仄仄、仄仄后面就加平平——彻头彻尾的中国人的喜好。

  高小飞还清晰地得当年首次七言句,得老的故事:“我自己尝试作,在上世80年代初,得第一次写古体,是1982年初春,一天,我到潭湖拳,一下子就雪了,触景生情,便脱口而出:柳线初黄春欲至,风飘漠漠似杨花,一冬望雪今方见,碎玉无声落万家是《春雪》,我写在上,就上到萧爷爷家,他看了后特还给修改了开“柳线初黄”几个字,后来他也家里人:小能作了!


高小飞创作书写的古体诗。(高小飞提供

热心与日中诗交流切磋

  不但勤学诗词法篆刻学古文,苦太极拳……高小在上世80年代中期来日以前,就打下了深厚的中国文化基,因此到了日本一年后,他就被聘请为读卖文化学院讲师,一直到他自己独立招收学生。

  到了日本之后,高小依然没有忘中国诗词研究与与在日人圈中的著名文化人,如旅日作家、原上海音学院教授陈龙人林祁等人吟唱和,互相切磋并与全日本汉诗连盟常理兼事菅原有恒先生也交往在2003年12月过的原日本中国语学会会一代汉学家波多野太郎文学博士,是高小飞来日后最初结识的日本友人之一,他与先生切磋学问、互赠汉诗。2003年中秋,高小飞有一首五言《答波多野太郎》:“绿水青山客,临风望月明,蛩声夜静,是故园情波多野先生赞扬“唐人韵味”。

  在采访中,高小别赞扬日本人中的中国诗爱好者不懂中文、不会中国,但作的汉诗作品却特朗朗上口,平仄全,“很不简单”。

  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深中国传统文化,精通诗词,以及吴氏太极拳高小表示,尽管在日人社会中,学作中国古的人并不多,但是有那么一批衷者和心人,并与日本汉诗界保持着友好往来。高小最后告诉记,他自己两个孩子在高中,他准开始教孩子学古出生在日本的孩子也多掌握中国传统文化。

 

分享到: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