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理事长王洋:中日养老产业前景美好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朱耀忠 时间:2017-07-19 浏览次数:

访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理事长王洋——
中日养老产业:互帮互助 前景美好
本报记者 朱耀忠

  2016年10月15日,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举行成立大会,主要干部合影,左四为王洋理事长,右三为民进党国会议员近藤昭一。


   今年正好是“三十而立”的王洋,11年前来到日本,留学深造、工作打拼,他立志养老介护事业,考取了多个资格,在日本创办了一家养老院——阳光之乡,同时出任去年10月成立的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理事长。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自己是在2006年来到日本冈山市留学,在读语言学校和大学的6年中,做过20多种的工作,也曾有过每天打三份工、只睡两三个小时的日子,他说: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宝贵的经验,在我创业过程中遇到任何的挫折,我都能从容不迫。
  王洋立志在养老介护领域干一番大事,为此,他精心准备和亲身学习,先后拿到了护理员2级证书、日本国家资格介护福祉士等资格。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洋也得以“梦想成真”,他说:自己设立的养老院及会社(株式会社HKR),都带有一个“光”( ひかり),这也是他宝贝女儿的名字,寓意着光明、朝气、成长,王洋也与“阳光之乡”老人们“山盟海誓”:我会照顾你们一辈子的!
  最近,王洋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中国国内考察一些养老院和养老产业,他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我发现,原来我国有很多国外所无法比拟的资源,所以我一直都相信,中国的养老产业一定会做到世界级的,因为尊老,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就日式养老(介护)产业在中国的发展现状、问题及展望,王洋理事长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王洋在“阳光之乡”养老院与老人一起做“夹豆子”游戏,锻炼老人手指的灵活运用能力。
王洋在“阳光之乡”养老院与老人一起做“夹豆子”游戏,锻炼老人手指的灵活运用能力。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日式养老与护理(介护)产业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在进入中国后,面临着哪些问题?
  王洋:老实说,日式养老产业进军中国,从目前的实践来看,并不是很乐观。进入中国的日本养老企业的主要经营模式有:1、教育:人才培训,与企业或政府的合作;2、居家养老:日间照料中心、访问介护;3、机构养老:中高端的入住型养老院;4、产品的销售,主要已电动床、轮椅、辅具为主。
  起初的运营模式是仿照日本的运营模式,即成熟市场中的推广,其结果是处处碰壁。如以连锁店形式的开设日间照料中心,但平均入住率不到20%的企业是普遍的。
  日本人的识字率达到99%,读书、看报、做游戏等,是日本日间照料的主要内容,但中国老人更习惯在户外活动,树下乘凉,打麻将、打扑克、下象棋、唠家常,这些是日本护理理念中缺少的。在中国人的意识层面,有些人宁愿自己再累,也不想把家里老人送到养老院去,因为他们认为这种行为,对自己来说是不孝顺,对老人是不能尽孝,并且会让旁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行为,所以从心理意识层面难以接受。
  访问介护也同样存在很多问题,在政府的鼓励与支持下,部分城市推广访问介护项目,但目前中国护理员工的素质还较低,学历、理解力等都与日本不同,日本那些非常高的护理技术与理念,在中国传授时就遇到很大困难:第一,中国护理员的理解能力有限,很多人是四五十岁以上的阿姨,且学历低的护理人员等占据大部分;第二,专业用语太多,很多单词是无法用中文去翻译的,导致教育体系不完整;第三,产品问题,由于国人对介护产品的认知度非常低,在推广时投资很大,但在市场逐渐变好的同时,很多中国企业也来参与进了产品开发,形成了很大的竞争。

2016年7月,中日养老交流会在名古屋召开。


  记者:中日两国在养老介护理念的差异是哪些,日式养老进军中国目前遇到一些困难,其问题点在哪里?
  王洋:中日两国在养老与介护方面的不同观念与做法,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那就是:日本采取“自立支援”,中国则是“生活包办”。
  日本的养老介护,是建立在“自立支援”的这一理念之上的,对不能自立的部分进行介助,如果生活上任何事情都由护理员来做的话,会造成老人失去做事的欲望,导致生活能力退化,陷入卧床不起的恶性连锁反应中;而中国的养老方式,就是单纯的照顾老人,希望养老机构或介护人员包办,在这个差异背景之下,在中国推行的“9073”养老模式中,90%的老人是居家养老、7%是社区养老,3%是机构养老。我认为,这一服务模式适合中国的养老发展趋势,而且在成本上具有优势。
  问题点在于,与日本相比,中国许多养老机构的社会信用度不是很高,有些家庭对上门介护服务或许会有些抵触,这就需要相关机构在员工教育及风险管理上,做出更大的努力。

  记者:中国目前大力推广社区养老,日本的“社区养老”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王洋:和中国一样,日本的社区养老以居家为主,社区机构为辅,同时也提供上门服务等多样化的介护服务。社区养老的好处在于:满足了社区内各家庭养老的多样化需求,各家庭根据自身经济、身体、时间等条件,定制自身所需的养老服务。社区养老在资金方面,有民间法人投入、政府补贴、居民缴费等多方结合,再加上其他福彩与捐赠,使运营资金比较充实。
  从日本老年人的生存现状看,老年人不愿意去养老机构的原因,主要是缺少精神慰藉,再就是费用过高。社区养老距离子女近,而且又是同社区的老人,可以减少老人孤独感,老人可以在享用介护服务中,选择更适合自己的养老服务和生活方式。
从上述日本“社区养老”模式与实践经验看,对于日本介护产业在中国的可行性,从长远来看,我个人是持乐观态度的,当然在有些方面也有待于国人意识的改变,比如:从生活包办到自立支援等养老意识的改变……

  记者:在您看来,日式养老产业进入中国后,其成功的原因,及失利的教训是什么?
  王洋:要说“成功”的话,我认为,目前还无法在经营状况上,用“成功”来形容在华日本养老企业,真正做到盈利的日本企业还是凤毛麟角,大多还是在磨合探索阶段。如果说,取得一定“成功”的话,其原因可以归功为中方的合作伙伴——由中方把握主动权,借鉴日本的技术与理念,同时充分地了解了中国国内状况的前提下,是可以顺利运行的。
至于说到“失败”,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某日资养老企业在选择中国国内某市的合作伙伴时,强烈要求51%的股份,其结果却与当地企业及政府的关系恶化,无法在该城市内扩展业务……
  日企过分坚持自己的理念,认为中国的养老市场会变成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其方向与理想没错,但方法与效果的把握上,与预期存在着很大的差距——这也许是“失利”的主要原因吧。

  记者:也有日式养老企业在中国站稳脚跟,取得长足发展,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样的事例?
  王洋:我可以举目前在大连的“株式会社寿寿”为例,中方代表在日本学习了日本理念之后,由日方投资在大连成立了一家养老院,50个床位,主要以失能老人为主,目前床位已满没有空位。该公司是在理解了日本理念与技术的同时,由中国人负责经营的成功案例。为减少成本与投资,设备几乎是在本地采购,尽管护理人员不足与辞职率高是一大问题,但发展与经营状况非常不错。

  记者:日式养老产业正加速进入中国的步伐,在您看来,其发展的前景会如何?
  王洋:中国养老产业必定会走上正轨,而日式养老经验与方式,也注定在中国养老产业发展过程中,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日本养老企业是否可以在中国养老产业中长存,展望其前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取决于合作方式与合作伙伴。日本从来就不缺少技术,但在不同的国家是否能将自己的技术与理念融入其中,日本需要“低姿态”,同时不忘创新,要拿出创业期的那股冲劲儿。如果日本养老企业与机构,能真心为打造中国式养老而精心付出的话,日式养老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好的。我也相信,日本企业会逐渐的摸索到规律,从而适应中国的养老社会,最终达到双赢的局面的。
  我衷心祝愿中日两国的养老事业能够携起手来,共同发展,互帮互助,共筑一个幸福安逸的养老社会。

2016年12月,“阳光之乡”员工与入居老人举行圣诞晚会,前排中为王洋。


王洋
  王洋,1987年2月出生于中国大连市,株式会社HKR 社长,(一般社团法人)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理事长。
  王洋2006年,赴日本冈山市留学,2008年进入名古屋同朋大学,攻读人文学科。2011年接触日本护理行业,2014年成立株式会社HKR(养老服务为中心),2016年主导创立中日介护事业推进协会,任理事长。取得资格:护理员2级证书、福祉用具专门咨询师、实务者研修修了证、日本国家资格介护福祉士。


中日养老事业推进协会
  (一般社团法人)中日养老事业推进协会,是在日从事养老的华人华侨和日方养老方面的同仁及业界的专家学者们携手成立的法人组织。在推进面向在日华人华侨养老事业的同时,以增进中日友谊,推动中日合作,促进两国养老事业的健康发展为活动宗旨。
  协会在推进以中国归国者为主,及在日老龄华人华侨养老服务事业的同时,为加深中日两国养老人才的交流,促进相互发展,增进中日友谊,搭建中日养老之桥。
  主要事业内容有:华人华侨养老设施的运营及管理、开展中日养老人才培训并颁发资格证书、养老咨询业务、中日养老市场的调查与研究、中日养老服务市场考察、中日养老信息交流研讨会、中日养老留学实习等。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