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波:见义勇为精神,反映了人类向善向美本质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编辑部 时间:2018-01-26
分享到:

专访中日志愿者协会会长张剑波——

见义为精神,反映了人向善向美本

本报记者 朱耀忠

 

 前不久,一则中国游客“雪山救日本人”的新闻,引起了日本和中国读者及网友的极大关心,一名来自黑龙江省的游客李先生,在长野县的横手山滑雪场滑雪时,奋不顾身地施救一名被困雪山山谷的日本女性。最后,自己却与同伴失联,一夜过后才被救援队解救。消息在日本和中国媒体刊出,引发了各种议论,其中,涉及两国不同文化与教育背景下的不同反应,也涉及“见义勇为”、“舍身救人”以及“自我保护”、“安全第一”等各种理念的再认识。如何看待与分析“见义勇为”的情与理?早稻田大学政治学博士、中日志愿者协会会长张剑波先生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问:日本和中国媒体都先后道了中国游客李先生和同伴在长野县境内滑雪救一名滑出雪道的日本人,最后自己也因为迷路被救援救出的消息。您看到一消息,第一反是什么

 答:看到道,我首先是特别钦两位见义的中国游客。尽管是在异国他不通,但当他判断有人陷入困境,能毫不犹豫地赶去施救,种高尚品德和勇气非常可嘉。

 实际上,中国人在日本见义为这不是第一次,是很多次了。20139月,中国留学生俊从暴的河水里救起一名日本儿童,还获得了日本天皇颁发红绶褒章,安倍晋三则代表日本政府向严俊颁发了感谢状。

 日本媒体多是对中国、中国人的负面报道,但是在日华人,包括来日游客,以实际行动展示了中国人的正面形象,非常宝贵。

 问:当,也有多日本滑雪客也看到面,却没有人前去施救,而中国游客马上不顾安危前去营救,面景,日本人和中国人为什么会采取截然不同的做法

 答:这个可能应该从两个角度来看。首先,中国有提倡见义传统,有雷精神的教育,多中国人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在需要的候能勇敢奉献,正是中民族的传统美德和新中国成立后精神教育的果;而在日本,无传统精神是近代教育里,个方面是比缺失的。

 另一方面,具体到次事故,很可能有一个技性的原因,就是包括滑雪在内,日本各种施、各应对事故、理突事件方面,有比较详细案和力量,专业比一般人更能高效、妥善急事,普通人可能会弄巧成拙,甚至把事搞得更加复。日本滑雪客基本知道个背景,所以在种情况下,最好的法就是立即告滑雪,而不是自己去施救。可是,中国游客不了解个背景。因此,两者的做法出了不同。

2017129日,中日志愿者协会举办现场咨询服务,右为会长张剑波。

 

 问:最终结果却是这位中国游客陷入了更大困境,最后出救援队和直升机,这样“好事成坏事”,您有何

 答:首先,见义者在义举时本来就是没有考个人安危,至少是没有把个人安危放在首位。因此,见义为时或之后,士陷入困境甚至失生命的事来有之,不少见义者因救助他人或其他义举牲,来被认为是崇高的、宝的。因此,后来陷入困境并不能否定也不影响他义举本身。

 其次,个里面当然有方法问题值得考。如果游客事先做点功,了解日本有一套比成熟的急体系,或就可以先察一下周日本人的举动,或立即去找救助。更重要的是,成功解救了受困的日本滑雪客后,应该让救助把他也拉上山,而不是试图自己滑着找路返回。他选择得商酌的。在一点上,他不必要地把自己置于危的境地了。就是见义固然珍,但尽可能地注意自身的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

 问:您得,在目前的代,我们还需要继续提倡雷式的“见义”做好人好事?因国情不同、所受教育不同,您如何理解中日两国见义”的解

 答:见义的精神、做好人好事的雷精神,反映的是人向善、向美的本,无是什么代,都不会过时。如果种精神在某个代被认为过时了,那么很可能代就有问题了,可能就是一个堕落的代,社会会走向不健康的甚至是邪路了。

 这次中国游客实施义举后出现问题是个例外,至少不能代表见义为这种行的本。就像2013俊同学的义举,如果他当不当机立断下河救人,而是去警、等着救助来解救,那个日本儿童很可能会失去生命。

 日本确有比体系化的应对紧急情况的机制,但任何达的机制都会有缺陷和人为。最重要的是,所谓紧急情况往往是突然生的、迫在眉睫的危情况,前面提到的落水儿童的情况便是如此。电车进突然有人跳下站台自的情况在日本不少次,便是不容急情况,应对机制在种情况下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东京秋叶原等繁带,突然有人持凶器或开车进行无差,性也同如此。当代社会能人的工具不是比传统社会少了,而是多了,个意见义不是过时了,而是更需要了。

 当然,见义”,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解也是正常的。中国幅员辽阔,国情复,公共措施波及不到的情况远远比日本多,因此,发挥个人的作用来应对紧急情况,也就显得重要得多。

2017129日,中日志愿者协会举办现场咨询服务,右二为会长张剑波。

 问:你志愿者会,在帮助他人、解救他人,有何行?比如哪些做哪些不做…

 答: 我们中日志愿者会的支援活,都可以归类为见义”的范畴。只要是需要,中日志愿者会就会去做,不会及会不会有危。与此同,除确急情况(遭遇急情况实际上是很少的,属于例外)外,会会首先注意保志愿者。

 例如,帮助精神方面有问题的求助者会会心里家指志愿者,组织志愿者团队应对,而不是由个志愿者去应对,以保志愿者的精神状不受求助者的影响。

 又如,在提供翻支援会据情会接受援助者写免责协议。前年,组织几十名志愿者帮助一位从中国国内到日本就医的儿童重患近半年,考到是一次重大支援活,协会请该儿童的家长签署了会提供支援的、提供援助的范及免责协议

 另外,会提供的重要支援往往会涉及到法律问题会就会先咨询协会的法律顾问(律),格按照法律事,防止心的志愿者因为热心,而无意中超出法律定的范畴。

协会组织志愿者们在东京的车站捡垃圾活动。


(本文图片由中日志愿者协会提供)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