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稳定的回应抱持孩子的攻击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李雨潭 时间:2015-09-23
分享到:

成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小宝宝突然开始爱上了打人,而且首先打的对象就是妈妈。我家女儿也曾在一岁八个月左右出现过频繁打人——打妈妈的现象。一开始我尝试进行反击,并试图告诉她被打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以期说服她不要再继续这样对待我,更不要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别人。其结果就是她以为我在跟她玩儿,格格格笑着打得更欢了。我这才意识到,我这样不恰当的回应方式,其实恰恰是满足了她攻击人的期待——看到被攻击对象的反应,以及用具体的行为教会了她如何打人。

于是很快调整方向。当她再次用小手地拍到我脸上的时候,我轻轻将她的手挪开,温柔地告诉她妈妈很痛,妈妈不喜欢,不可以这样。

在得不到刺激别人之后的期待性回应以及被妈妈不断温柔地坚持表达和拒绝之后,这样的现象差不多持续一个多星期以后就自然消退了。但是在两周以前,也就是两岁零六个月之后再度出现。

那天早上我正在厨房做饭,女儿在卧室醒来,大声呼叫妈妈,大概是被蚊子咬了,希望妈妈涂药水。因为星期天爸爸在家,灶台又燃着火,我想稍微耽误一会儿关系不大,我只在语言上应和着她,行为上就并未及时给予回应。结果,她怒气冲冲地冲出房门,三五两下跑到厨房,脚步又急又重,小脸绷得紧紧的,抿着嘴,还没等我说话就一阵拳打脚踢向我袭来,然后定定地站在那里,又委屈又生气的样子。

我赶紧蹲下身子,抱住她,尝试理解她,珩珩被蚊蚊咬了很难受,一直叫妈妈,妈妈没及时给珩珩涂药,珩珩很生气是不是?”“——”她小嘴一瘪,眼泪地流下来,开始嘤嘤哭起来(得到理解,坚冰融化,情绪开始流动)。然后我向她道歉,对不起,妈妈没有及时关心珩珩,珩珩觉得自己不重要,是不是。”“——”我一直抱着她,让她哭,等她平静之后,在给她涂药,她突然一下子扑进我怀里,紧紧地抱住我,用手抚摸被她打过的地方,以表达自己的内疚。我知道,一个完整的处理结束了,犹如一个惊雷从大地上滚过,待真正滚过之后,伴随狂风暴雨而来的枯枝落叶都被清理得很干净,地面就再度风平浪静了。我相信,这次事件不会给孩子留下太深的创伤反应,因为后续处理很干净,很完整,而且在今后也许这样的事例还会出现,但持续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发生的频次也不会太多。

无论是客体精神分析大师克莱因还是温尼科特,在提到母亲功能的时候,都会提到妈妈是非常重要的被攻击客体。攻击性是孩子的天然驱力,孩子一出生就会攻击妈妈的乳头,无论是使劲地吸吮还是撕咬,当妈妈发出地受惊回应时,他就会稍微停下来观察妈妈的表情,甚至发出得意的微笑。刺激外物并看到反应,这是他们对于自我是否存在的确认方式。而因为和妈妈的连结最深,关系最亲密,所以妈妈最容易成为孩子常见的主要攻击对象。在面对孩子咬乳头的时候,大部分功能完整的妈妈都会笑着捏捏他的小脸或是小胳膊,温柔地说,臭宝宝,不许咬妈妈,妈妈好痛。只有少数在成长过程中遭遇过来自父母不恰当对待的功能受损的母亲,会条件发射地推开孩子,甚至狠狠地扔下孩子,让孩子陷入惊恐的万丈深渊。

当孩子攻击妈妈的时候,由于妈妈的态度比较温和,孩子从妈妈的语气里没有听到责怪与批评,只有接纳和爱,虽然妈妈的语言是在表示阻止和干预,但孩子依然可以欣然接纳。当妈妈在面对孩子任何越界行为时始终采取稳定、温和、持续的阻止态度,孩子就会将其内化为一道可以接受的规则,从此不再轻易触犯。而与此同时,妈妈也成为了孩子最为稳定的客体——所谓稳定,就是无论我如何攻击你辱骂你骚扰你,无论我如何对待你,你的爱都是不变的,你的态度对我都是依然如故的,我就会在这个无常的世界上找到恒久的安全感,而这样的安全感在孩子成长早期,也可以被很好地植入、内化进生命里,构建孩子强大而富于弹性的心理皮肤,让其内在温暖、安适,无论在成长的道路上遭遇任何外力的侵袭或伤害,都可以很好地呆在里面,躲进小楼成一统。

所以,在孩子因为情绪激烈用行为攻击父母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轻易将其行为定义为殴打,去强化这样的概念,并让孩子将其与恐惧的能量联系在一起,如果我们明白为什么孩子会打我们,并且他的内心正在经历什么,就能够深深地理解他,用这样的理解去化解他的情绪,并且用稳定、温和且持续的方式去抱持他,让他感觉到自己在父母这里永远是安全的,被接纳被保护的,自己也是值得被爱的,有价值的,成年以后,就能成为一个有能力抵御世事风暴的人。

(载于2015820日《东方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