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经贸关系面临重大调整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7-02-14
分享到:

【东方新报2月16日时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即将开启访美之旅,这是他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对美国进行的第一次正式访问。调整日美经贸关系是安倍此访的一项重点议程,特朗普上任后,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谈判,同时,提出要和日本进行双边贸易谈判,这让日本不得不对以往一直坚持的以与美国共同推进TPP谈判为主要目标的经济政策做出调整。对日本企业,特朗普也提出了加大对美直接投资的要求,使得日本企业在对美出口和投资中也遇到了过去从未面对过的新课题。

上世纪60年代以来,日美之间发生过多次贸易摩擦,涉及纤维制品、半导体、彩电、汽车等多类产品,诱因大都是日本经济腾飞后,对美出口大幅增加,美国要通过贸易谈判限制日本的对美出口。日本产品能赢得美国市场,最主要的是依靠质量和价格方面的竞争力,而美国则往往是凭借其金融和政治上的优势压制日本。日美之间第一次贸易摩擦是上世纪60到70年代初的纤维贸易摩擦,当时担任日本通产大臣的是田中角荣,田中正处于竞争首相之位冲刺时刻,急于利用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机会,展示自己处理经济事务的能力,并向美国方面示好,因此他压制了国内纤维生产商的意见,接受了美国限制纤维贸易的要求。此后的历次贸易谈判中,日本大都采取了类似的退让政策。

减少日本对美出口之外,美国还总是希望能打开日本市场,增加美国对日出口,以改善日美间贸易不平衡的状况。美国一直想要打开日本的农产品市场,日本可耕地面积有限,狭长地块多,不适宜机械化生产的展开,农业依靠精耕细作,成本较高,一旦美国的廉价农产品涌入,日本农民将遭受极大的损失。农村是自民党的票田,自民党之所以能在战后长期占据执政地位,很大程度上是依靠农村地区的稳定支持。自民党两次因选举失利丢掉执政地位,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日本城市化进程加速时期,城市人口开始超过农村人口,让选民构成发生根本变化,另一次是小泉纯一郎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农民和普通工薪层的利益,让小泽一郎领导下的民主党在农村和工薪族中赢得了大量选票。自民党深知维持农村地区支持率的重要性,因而在与美国进行的贸易谈判中,很少在农产品领域做出让步,这与他们在限制对美出口时的态度截然相反。

无论是在限制对美出口方面的退让,还是对开放农产品市场决不松开,主要目的都是为了维护日美特殊关系和保持自民党在日本国内的支持率,这是一种政治主导型的政策取向。安倍在与美国进行TPP谈判的过程中,接受了部分开放日本国内农产品市场的要求 ,也因此遭到了来自农协方面的压力。但他之所以顶着国内压力开放农产品市场,是因为他把TPP视为日本经济在未来几年内快速增长的重要保障,而推动日本经济重回增长轨道又是他提出的一项主要的执政目标(即让日本的经济总量增长25%)。不难看出,安倍虽然在TPP谈判中打破了不开放农产品市场的惯例,但他的对美贸易政策仍是以政治目标为主导的。

据报道,安倍在启程访美前,已经开始敦促日本企业提交各自对美增加投资计划的细节,以便他能在会晤特朗普时拿出一个“值得在Twitter上提一提”的数字。安倍急于给特朗普送出“大礼”,主要是希望巩固日美合作,并藉此加强他与特朗普之间的私人关系。对日本政治家来说,保持与美国之间的良好关系是保持长久的政治生命的关键所在,安倍曾与奥巴马保持了良好的个人关系,在他访美期间,奥巴马亲自陪同他参观林肯纪念堂。特朗普的执政风格与奥巴马迥异,虽然也口口声声宣称日本是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但另一方面又要求日本为驻日美军支付军费,否则就要从日本撤回驻军,对这个“不好打交道”的新美国总统,安倍还是选择了主动示好。

通过推动日本企业增加对美投资,安倍回应了特朗普的要求,也展现了与美国继续通力合作的姿态,在政治上有着重要的意义。然而,此时增加日本对美投资却会影响其他经济目标的实现,他提出使日本的经济总量提高25%,而提高经济总量主要靠的就是制造业回归和激活日本经济内在活力的“活跃社会”计划。无论是制造业回归还是“活跃社会”都需要日本企业增加国内投资,此时又引导他们向美国增加投资,势必会分流日本企业的投资。同时,对美直接投资的增加将会影响日本的对美出口,美国是日本商品的主要进口国之一,对美出口下降也会增加日本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难度。要对冲日美经贸关系调整可能给日本带来的风险,日本应在着力改善日美经贸关系的同时,加强与亚洲、欧洲各国的经济合作,以减少对美国的经济依赖。

日本企业曾在美国大量购置资产,当时流行着日本要“买下美国”的说法,可随着经济泡沫破裂,日本企业的海外投资热情和投资能力都大幅下降,他们在海外购置的资产也有不少早已转手旁人。“买下美国”时代的日本企业深信“土地不会贬值”,在美国大规模购置土地、房产等,这些投资大都是投机性的,不仅对这些企业自身发展不利,也让外界对以不动产和奢侈品为追逐对象的“日本钱”产生了一定的反感。

按照特朗普的要求,外国企业对美增加的投资主要应被用于提升美国的制造能力和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条件,在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日本企业有着较强的竞争力,如能把握特朗普加紧引资的机会,日本企业将可赢得在美发展的新机遇。与此同时,日本企业在投资项目选择等方面也必须汲取过去的教训,避免投资分散并克制土地投机冲动,将投资集中在自己的优势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