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做“大宰相”,安倍不应缺“时代感”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7-03-09
分享到:

【东方新报3月16日时评】3月5日,自民党第84次大会正式通过“总裁公选规则修正案”,将目前党章中规定的总裁任期最长“两届6年”修改为“3届9年”,这意味着已经两次当选自民党总裁和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有望再度连任,到2021年9月。安倍第二次担任日本首相至今已有4年多时间,若能再次连任,他的首相任期可能长达9年,战后日本任期如此之长的首相并不多见。

实际上,早在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一年之后就有舆论认为安倍可能成为一位“长命首相”。当时支持这一观点的人给出的理由是,安倍内阁在人事方面非常稳定,可2014年,担任经产相的小渊优子因丑闻下台,继任她职务的宫泽洋一上任短短几天之后也陷入丑闻,最终辞职,让安倍内阁遭受了不小的冲击。此前不久,安倍自己也卷入了折价出售土地丑闻,此事虽不至于动摇安倍的政治地位,但对他的声誉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尽管遭遇了一些麻烦,但安倍的执政地位仍比较稳固。安倍执政以来,日本经济社会各方面发展比较平稳,这样的政绩让他在自民党内获得了足够的支持,在自民党内部也没有能够挑战安倍权威的人物存在。

自民党内最有可能与安倍竞争首相之位的是长期担任外相的岸田文雄和曾出任过干事长的石破茂,但两人目前都不具备挑战安倍的条件。岸田文雄是宏池会的领袖,宏池会曾是自民党内三大派阀之一,池田勇人、大平正芳、宫泽喜一、河野洋平等重量级政治人物都曾担任这一派系的领袖,可宏池会几经分裂,势力已逐渐衰落。岸田担任外相,表面上是担当要职,实际上却是被排除在了经济和党务两大重点领域之外,加之安倍推行“俯瞰地球仪外交”,每逢重大外交事务,必然亲自出席,岸田只能承担类似出访非洲这样“不出彩”的工作。石破茂的情况与岸田类似,他师承田中角荣,擅长党务和人事工作,因而积累了较强的实力,可在内阁重组过程中,安倍把他调到管理地方复兴事务的职务上,将他推出了政权核心。

将竞争对手推到政权边缘位置的同时,安倍启用了谷垣祯一、二阶俊博这样资历深厚,但实力和能力又都比较有限的人担任干事长等党内要职,从而实质上弱化了干事长的权力。干事长掌管着人事安排和选举组织这两项自民党内最重要的工作,以往,干事长都由能力出众、实力雄厚的政治家出任,这一职务也被视为登上首相宝座的必经之路,安倍弱化干事长职权也避免了党内出现强力竞争对手。在内阁职位分配方面,安倍内阁中除麻生太郎、甘利明、菅义伟等几个“台柱子”外,很多阁僚都缺乏行政经验,如担任防务大臣的稻田朋美本是税务师出身,从政后长期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根本没有防务经验。这种用人方式可以避免政治家通过担任大臣而在其管理的领域内赢得人望,从而凝聚起较强的势力。过去,田中角荣就曾利用担任邮政大臣和建设大臣的机会,在邮政业和建筑业内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治地盘,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田中派,安倍显然不想让自己的部下也效仿田中昔日的做法。

安倍的一系列手法虽然避免了党内出现强力竞争对手,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但也让日本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过去,议员要获得竞选胜利,必须争取选民支持,而自民党内的政治家要想赢得总裁选举,也必须赢得自民党议员们的支持,因此,无论是普通议员还是自民党各派系领袖,都必须积极的与民众互动。可当下,日本政坛上自民党一支独大,自民党内,安倍又没有竞争对手,这就让政治家和议员们对民众的意愿的关注越来越少,更多的是考虑如何挤进安倍政权的核心。

在自民党内群雄逐鹿的时代,有实力的政治家在内阁长期任职,积累了丰富的行政经验,他们与民众频繁互动,直接倾听民众的呼声,因而能紧跟时代的步伐。吉田茂确立日本战后和平发展道路并与美国构建安保关系,池田勇人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推动日本经济实现复兴和飞速发展,佐藤荣作提出的“无核三原则”奠定日本核政策基础,田中角荣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小泉纯一郎打出“改革”大旗,这些政策都顺应了时代的发展,也回应了民众的意愿。也正因如此,推出这些政策的首先们都获得了民众的赞誉,成为了战后日本著名的“大宰相”。

相比这些前辈,安倍的政策明显的缺乏“时代感”。安倍再次担任首相后不久提出的“安倍经济学”被外界寄予厚望,人们希望“安倍经济学”能带动日本摆脱“失去的十年”的影响,也为世界各国走出经济危机阴影提供借鉴。可最终,“安倍经济学”只停留在了货币放水和财政刺激的层面,实际上沦为了日本版的“量化宽松”,让民众和外界的期望都落了空。在外交方面,日本亟需解决的问题是在亚洲各国经济地位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如何加强与亚洲的合作,同时,在日美同盟和“入亚”外交之间保持平衡,可安倍却一边倒向美国,积极配合美国“重返亚太”,现在又极力撮合美日韩军事合作,这些政策并没有让日本的国际影响力获得提升,反而极大压缩了日本的外交空间。在国内政治方面,日本自小泉之后,又陷入了“一年一相”的怪圈,政权频繁轮替让民众对政治家们的期望屡屡落空,加之经济增长缓慢,老龄化加剧的问题,人们非常希望安倍的长期执政能带来稳定的政策环境和强大的政治领导力,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倍的很多政策还没能惠及民众,“经济总量增长四分之一”和打造“一亿总活跃社会”等目标也显得过于空泛,这样的做法根本无益于减少人们的失落感。

安倍维持政权稳定确实卓有成效,但要让自己的长期执政要获得实质性成功,让后人在谈及他和他主政的时代时也能津津乐道,在关注政权稳定性的同时,安倍还应积极回应民众的期望,推出能够符合新时代要求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