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魅力何在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7-10-31
分享到:

“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之一的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石黑一雄虽然在5岁时就随父亲移居英国,其作品也是用英文进行写作的,但他注重细节、由感观进入认知的写作手法却完全承袭了《源氏物语》以来的日本文学传统。日本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独树一帜,涌现出了夏目漱石、三岛由纪夫、太宰治等一大批文学大家,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先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石黑一雄也深受日本文学传统影响,日本文学的魅力究竟何在呢?

《源氏物语》是日本文学的奠基之作,后世作家都受到了这部作品的影响,《源氏物语》给读者的最直接感受就是“繁华”和“虚无”,而这正是川端康成在诺贝尔奖获奖致辞《我在美丽的日本》中反复强调的“日本的美”的基调。《源氏物语》对人物、环境的描述非常细腻,这种手法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也有出现,比如《红楼梦》中对人物衣着、饰物的描写,通过这种细致、繁复的描述,不断加深读者对主人公奢华生活的感官认知,进而强化主人公“贵族公子”的形象。

现在一提到“日本的美”,很多人会想到以优雅、宁静著称的“茶道”,但“茶道”并不符合传统的日本审美,三岛由纪夫就曾批评茶道创始人千利休破坏了日本的审美。“茶道”诞生于16世纪的日本战国时代,当时的人们饱受战乱之苦,无论是武士,还是商人,都希望通过“茶道”来求得片刻安宁,同时,禅宗的影响也渗透到茶道之中,让“茶”与“悟”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茶之道”。尽管“茶道”已经成为了日本的文化名片,但它强调的优雅纯净在日本文化中却只是一个特例,三岛由纪夫等日本文学家最为推崇的还是京都金阁寺(室町幕府时期所建,整个建筑外贴满金箔)和大阪城黄金茶室那样的极尽繁华之美。

与“繁华”相对的是日本文学中凸显出的“虚无感”,而造成这种“虚无”的则是日本文化中独特的“浮世观”。在对时间和死亡的认知上,西方文学具有比较明显的“末日审判”观念。中国、印度文学作品则表现出了一种“轮回观”,日本的“浮世观”与上述两者都不相同,强调时间的原点和终点都存在于人们死后的世界,而人们生活的“现世”则是短暂又虚无的一瞬,浮华又毫无意义,也就是“浮世”、“浮生”。这样的观念不止对日本文学影响深刻,更渗透到日本文化的各个层面,比如日本人喜爱樱花,也是因为樱花在最美时落下,就如在极尽繁华又转瞬即逝的“浮生”一般。

“浮世观”影响下,日本文学形成了“以悲为美”的传统,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三部作品《古都》、《雪国》和《千只鹤》都让人在读后感到深深的悲凉,正是这一传统的集中体现。佛教传入日本后,使“浮世观”又与佛教的“因果理念”结合,受其影响,很多日本文学作品都体现出了强烈的宿命色彩,比如军记物语的代表《太平记》,虽然这部作品的主人公是室町幕府的创建者足利尊氏,但它并不是一部记述英雄人物文治武功的小说,反而突出了人们在乱世之中追求太平,却终其一生也无法达成目标的无力感。

注重细节描写,由感观导入认知层面,这样的手法让日本文学具有了很强的感染力,而“浮世观”在带给人们“虚无感”的同时,也因从独特视角观察人生和世界,能给人们带来很多启发。这是传统日本文学最吸引人的地方。近代以来,大批日本文学家受到各国读者关注,也是因为他们承袭了这样的传统。然而,仅仅坚持传统,并不足以让日本文学走向世界,并在世界文坛上获得一席之地。

明治维新后,日本文坛立刻兴起了文学现代化和国际化的潮流,夏目漱石、正冈子规等一大批受过现代教育的文学家开始系统的吸收西方文学理论,同时,对日本传统文学进行分析,开创了日本近代文学的写实主义、自然主义传统。在西方文学影响下,日本文坛也出现很多“反传统”的思潮,比如川端康成、横光利一为代表的“新感觉派”,就是要一反日本传统的写实主义和由感观导入认知的做法,主张从主观入手,通过“变形的”主观来认知客观世界,主要描述超现实的幻想和心理变态,强调“艺术至上”,不再从现实中发现美,甚至否认现实世界中存在美,认为只有幻想中才能实现对美的追求,川端康成的《雪国》就有着明显的“新感觉派”特点。

日本文学的国际化不仅表现在写作手法上借鉴西方风格,还表现在其关注的对象也越来越具有“世界性”。大江健三郎获得诺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作品关注现代社会问题,具有很强的思想性,他的作品描写的主要舞台都是被称为“山沟村庄”的故乡四国的茂密的森林,在《万延元年的足球》、《同代人的游戏》、《给令人怀念的一年的一封信》等主要作品都一再出现故乡的森林。描写的是家乡的“小世界”,大江的目光却放在了核安全、世界和平等“大世界”的问题上,这让他虽然依旧秉承着写实主义的传统手法,但却“开辟了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文学的新道路”。

细腻的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独特的“浮世观”和“以悲为美”的审美特点让日本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独树一帜,而与外国文学的积极互动,也让日本文学在越来越国际化的同时,能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自身文学传统的价值。传统与现代结合,“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正是日本文学的魅力所在,石黑一雄作为移民作家,用英文写作凸显了“日本的美”,则是他获得诺奖的重要原因。作为石黑一雄的好友,村上春树在写作手法上与他截然相反,村上的作品无论在视角上还是写作上都是欧美风格的,用大江健三郎的话说,村上是“用日文写给美国人看的小说”,这种风格能够让他成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畅销小说作家,但也正因如此,他在文坛上却难获肯定,也难以获得诺奖评选者们的青睐。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