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公开化暴露日美关系天然缺陷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7-11-24
分享到:

11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抵达日本,开始了对日本的访问,这是特朗普上任后首次访问日本,日本也是特朗普亚洲五国之行的第一站。特朗普把此次访问中首次发表演说的地点选在了东京都的横田美军基地,在演说中,特朗普对日美同盟所发挥的作用表示称赞,他提出了美国“将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与盟友之间的合作机会,力争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此外,特朗普还在演讲中再次对朝鲜施压,表示美国对朝鲜的“战略忍耐”已经结束。

除了提出自己的亚洲政策构想,表明对朝鲜问题的态度外,特朗普还与安倍晋三就日美之间在安全和经贸领域的关系进行了讨论。与以往的日美首脑会晤不同,特朗普并没有刻意掩饰美国与日本之间的分歧,他的发言甚至可以说是“火药味”十足。在谈及美日在朝鲜问题上进行合作的问题时,特朗普对日本没有对共同防卫做出足够贡献表示不满,他甚至批评日本没有拦截朝鲜向日本方向发射的导弹,有负“武士之国”之名。为了让日本在共同防卫时能承担更多责任,特朗普还要求日本更多的购买美国武器。

在经贸问题上,特朗普依旧对美日贸易关系的现状十分不满,他认为美日贸易关系“并不是自由和互惠的”。特朗普认为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最主要原因是包括日本在内的亚太各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他选择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还要求日本增加对美投资,改善日美贸易结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访问美国期间,曾提出推进日美技术合作等方案,作为避免美国对日本采取惩罚性经济政策的缓兵之计,但特朗普却并不买账。特朗普最关注的是日美汽车贸易问题,尽管日本企业在美国销售的汽车中有3/4是在美国生产的,日本企业的投资也给美国经济最不发达的几个州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但他还是批评日本“几乎完全不从美国进口汽车”。

特朗普访日过程中显得出“咄咄逼人”、“需索无度”,与他访问今年早些时候欧洲时的态度如出一辙。特朗普这样的外交风格正好符合了他奉行的“美国第一”原则,而他之所以强调“美国第一”,根源还在于美国在小布什时代承担了“过多”的国际义务,以至于美国自身利益受损,同时,美国也无力长期维持“过度伸张”的状态,需采取收缩战略。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一方面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收缩战略,另一方面,也在亚太等重点地区重新布局,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继续维持美国和盟友之间的关系。特朗普认为奥巴马的外交政策仍不足以保障美国自身利益,因此在外交领域几乎推翻了奥巴马的所有政策,其中最典型的动作就是在上任后立即宣布退出被奥巴马视为自己最大政治遗产的TPP协议。此外,特朗普的经济观点具有强烈的重商主义色彩,在对外经济合作方面,他最关注恢复美国的贸易平衡和吸引投资,这与美国以往的经济政策有很大差异,自然也会造成美国与盟国之间的政策难以协调。

日美关系一直是日本最重视的外交问题,在对美政策上,日本一直受到两大政策传统影响,一是在吉田茂任首相时形成的“吉田茂主义”,也就是尽量与美国协同,在安全方面依靠美国保护,走非军事化、将全部精力投入经济建设的发展道路。另一个则是以岸信介为代表的一批政治家主张的“民族主义”,也就是争取与美国结成“对等”的盟友关系,以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改善日本的发展环境,这一派最主要的政治主张就是修宪。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正是承袭了这一派的思想,极力主张与美国构建“对等”关系,推动日美防卫指针修订,使日本能够成为美国的“全天候”军事盟友就是他推进日美同盟关系调整的一个重要步骤。安倍非常重视TPP,在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后,安倍仍坚持推进TPP谈判,还想组建“无美国版”TPP。为了让经济重回增长轨道,日本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日元贬值,借以促出口,此外,安倍还希望推动中小企业发展成日本出口的中坚力量,以此改善日本的贸易结构。

安倍增强日本安保力量的目标是建立与美国“对等”的同盟关系,因此,他在这方面动作虽多,但大都集中于修改法案等政治上的举措,在与美国共同执行对朝鲜的防卫方面,日本既没有承担更多责任的意愿,也没有做好相关准备。而在经济方面,安倍更关注的是通过亚太地区经济合作为日本经济寻求动力,以及促进日本企业的出口,对于调整日美经贸关系,安倍并不积极。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在经济方面,安倍的步调都很难与特朗普“一条心”,特朗普对日本抱有颇多不满,甚至在访日期间公开“炮轰”日本的防卫和经济政策,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高举“美国第一”大旗的特朗普遇到“民族主义”派的安倍晋三,日美关系呈现出了罕见的“缺乏交集”和分歧公开化的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应该使日美两国清醒的认识到日美关系中一直存在着难以弥补的天然缺陷。首先,日本和美国在政治上并非完全对等的同盟关系,这就决定了无论日本选择“吉田茂主义”,还是“民族主义”路线,都不可能在与美国协调一致的同时,保证本国民众对外交政策的认可;这样的问题在美国同样存在,特别是日本经济不断壮大,美国经济优势缩小的情况下,美国是不愿继续为日本提供“无偿保护”的。其次,日美同盟是冷战时代构建起来的,这一同盟架构存在着阵营性、对抗性,由于这种特性的存在,日本和美国的外交灵活性受到了很大限制,更重要的是,在面对恐怖主义等新型安全威胁以及朝鲜问题等复杂的地区安全问题时,这样的同盟关系很难发挥作用,有时还会干扰国际合作的展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