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不宜长期停留在“政治季节”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7-12-21
分享到:

11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了施政演说,安倍的这次演说只用了15分钟,与以往历次首相施政演说相比,显得有些过于简短。演说的开篇部分,安倍就讲到了为应对朝鲜问题,日本与其他国家对朝鲜联手施压的外交成绩,而后,他又谈到了应对少子化问题、灾区重建、国际合作和修宪等问题。从内容来看,安倍的此次施政演说的突出特点是重外交而轻内政,重政治而轻经济。

尽管"安倍经济学"曾一度引起经济学界高度关注,但由于结构改革这个"第三支箭"迟迟未见推进,安倍的经济改革政策也一直没能见效。从政策内容来看,"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太多新意,其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与欧美各国在金融危机后实施的量化宽松差异不大,而结构改革也是直接承袭了小泉纯一郎的政策,相比于小泉的"结构改革无禁区",安倍在经济改革方面的动作要小得多。

经济政策缺乏新意,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安倍并非"政策通"类型的政治家,在担任首相以前,他只出任过内阁官房长官,而没有像大多数日本首相那样担任过大藏大臣、通产大臣等主管经济事务的阁僚。自民党历史上,有很多出任首相的人是靠政策赢得党内支持,并最终获胜的,比如凭"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胜选的池田勇人,凭"中日邦交正常化"胜选的田中角荣等。而安倍与他们不同,他能够当选总裁、首相,且一路顺风顺水,主要是凭借着自民党内元老认可和党内大派阀支持,因此,他对政策问题也不是非常重视。正因如此,安倍此次施政演说才只用了15分钟,演说中也没有提及本应是施政重点的经济政策。

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后,他推行的重点政策除"安倍经济学"和提高消费税属于经济范畴外,其他都是外交、安保领域的,如解禁武器出口、解禁集体自卫权、调整日美同盟关系、"俯瞰地球仪外交"、改善对俄关系和北方领土谈判以及推进修宪等。安倍重点关注外交和安保,从外因来看,是因为国际政治格局变化,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和朝鲜半岛升温都让日本不得不及时调整其外交策略,就内因而言,则是因为日本近来一直处于"政治季节"。

所谓"政治季节"就是政界主要关注政治议题的时期,与其相对的则是"经济季节",纵观战后日本历史可以发现,日本一直处于"政治季节"和"经济季节"的轮替之中。战后初期的日本就处于"政治季节"中,在面临着被美国占领、民主化改革和冷战等诸多政治和安全课题的情况下,国内各方因政治主张不同而出现了激烈的冲突,工人罢工、抗议活动等事件不断出现。这个"政治季节"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政治的动荡和经济的艰难,这一时期,日本经济多次面临崩溃的危险,直到朝鲜战争带来"军需繁荣",才让日本勉强渡过难关。

岸信介内阁时期,围绕日美安保关系问题,日本朝野各界出现了巨大的意见分歧,最终演化成"安保斗争",这场冲突也导致了岸信介的下台。继岸信介之后担任日本首相的池田勇人推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将国内各界的注意力引向经济方面,在政治上,他又提出"宽容和忍耐"的主张,从而使日本从"政治季节"过渡到了"经济季节"。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实行过程中,自民党和日本政府对劳资矛盾的认知和态度发生了根本转变,不再将工人运动视为"安全问题",而是作为社会问题进行处理,他们吸纳了工人的意见,推动日本企业改革,从而形成了以终身雇佣制为主要特点的、强调员工与股东同为企业"主人"的日本现代企业制度,这不但让长期影响日本社会稳定的劳资矛盾得以化解,还为日本经济腾飞注入了强大动力。

从池田勇人开始,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一直处于"经济季节"之中,而自民党也得益于此,维持了长期执政的地位。其间,自民党也对其经济政策进行了很多调整,以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比如,佐藤荣作把经济发展目标从池田勇人提出的高速发展调整为稳定发展,田中角荣针对高速发展理论偏重国家整体经济增长,忽视个人利益的问题,推动了日本政治向注重国民需求的转变。

随着经济泡沫破灭,日本经济遭受重创,日本政坛也兴起了"政权轮替"之风,自民党因小泽一郎率领大批党员脱党而分离,最终失去政权,日本再次进入了"政治季节"。从自民党在1990年代初下台开始,日本政坛风波不断,政党重组、政权更迭频繁,政坛风云变幻让政界无暇关注经济改革,日本经济也一度迷失发展方向,进入了"迷失的二十年"。

尽管小泉纯一郎执政的五年间推动了一些经济改革,但这些改革只是让日本经济出现了好转的势头,比如财政赤字减少、市场活力和企业竞争力增强等。小泉之后,自民党与民主党的争斗日渐激烈,日本还是未能走出"政治季节",然而,国民对无休止的政坛争斗已深感疲惫,希望有人能引领日本重回走上经济增长道路,正因如此,强调"政治主导"的民主党在上台三年后就再次下台,自民党以绝对优势重夺政权。

安倍能够再次成为日本首相,并长期保持着在日本政坛上的绝对优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国民希望自民党能让日本摆脱政坛混战的局面,人们寄希望于自民党,也是因为自民党有着推动经济增长和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安倍上台后因提出"安倍经济学"等一系列政策主张而给国民带来了一些新鲜感,他的宽松货币政策也让日本经济有所好转,可他将关注重点一直放在政治和外交方面,在经济改革上少有突破,未免让希望看到日本经济走出低迷的人们感到失望,而在施政演说中干脆忽略经济政策又会进一步强化人们的失望情绪。要真正赢回国民支持,安倍还应积极回应国民期待,凝聚各方力量,共同推动日本经济重回增长轨道,而不是让日本长期停留在"政治季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