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经济增长,创新能力比货币政策更重要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1-06
分享到:

尽管日本央行做出了种种努力,今年日本的通胀率仅达到0.2%,五年来,日本政府和央行一直将通胀率达到2%作为其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但这一目标却迟迟未能达成。

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和欧洲都推出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样的政策也帮助美欧逐步摆脱了金融危机影响,其中,美国的经济表现更好一些,美联储已经连续多次加息。与美欧相比,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更为激进,2013年4月,日本央行宣布进行“量化和质化宽松”,导致其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2016年1月,日本央行宣布对新增银行准备金实行适度负利率。为了达成通胀目标,日本央行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招致了“对未来不负责任”的批评,但这并没能达成让日本经济回归增长轨道的效果,经合组织(OECD)预测,日本今年的经济增长率是1.5%,今后两年分别为1.2%和1%。

实际上,日本的经济运行还是比较平稳的,目前,日本的失业率已经降至2.8%,是1994年以来的最低点。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经济仍未能走入增长轨道,甚至还未完全摆脱通缩风险,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日本企业缺乏国际竞争力,日本的国内经济结构也缺乏活力,这使得日本经济难以获得扩张的动力。

很多人把日本经济近20年来的低迷归咎于“广场协议”和“泡沫经济”,但要找到日本经济优势丧失的根本症结,就不能只观察日本自身的经济周期,还必须进行横向比较。从上世纪50年代完成经济“自立”到现在,日本的经济发展主要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50年代到1980年代末,这一阶段中,日本经济表现一直在发达国家中是最好的,先是出现了近20年的高速增长,石油危机后,日本做出及时调整,经济表现也一直优于美国和欧洲。而到了1990年代以后,日本遭受经济泡沫破裂的打击,陷入长期低迷,与美国的经济差距被拉大,这一时期,德国、英国的经济表现比日本也要好的多。

1990年代是各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分水岭。当时美国经济增长乏力,海湾战争更让老布什政府无法集中力量投入经济改革,1991年,美国经济陷入了衰退。此后,以“笨蛋,经济才是关键”为竞选口号的克林顿出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政府大力推进经济改革,通过紧缩财政改善政府收支,并鼓励信息技术产业发展,使美国出现了战后最长的经济繁荣时期。

1990年代初的德国经济状况也不乐观,福利国家体制的弊病开始显露,甚至一度被称为“欧洲病夫”,为了摆脱危机,施罗德政府推出了《2010议程》一揽子改革方案,对社会保障体系和劳动力市场进行了改革,这些措施不仅帮助德国重拾经济活力,还极大的改善的德国的财政收支状况,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德国经济才在近年来一直保持着稳健增长,并避免了欧债危机的冲击。

美国、德国等国家在1990年代实行经济改革,使自身经济结构适应了由信息产业发展和全球化带来的全球经济结构性调整,而日本却因“泡沫经济”、政权频繁更迭等原因错失了改革良机。

尽管也经历了一些改革、重组,但日本的经济结构仍存在很多问题。日本经济学界很早就关注到创新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早在1950年代,著名经济学家下村治就提出了后来成为经济高速增长理论基础的“高速增长论”,这一理论就吸纳了熊彼特关于创新的观点。为了企业培育创新能力,日本采取了从技术先进的国家吸收产业技术,然后进行“流程创新”以保证企业的竞争力的方法,这一方法让日本产业技术迅速提高,并逐步在机电、汽车、电子等领域发展到了世界先进水平。然而,这种偏重于吸收借鉴的创新模式更适合于追赶期和出口导向型经济,在信息产业时代,其与市场需求脱节的问题被暴露出来,这就导致了日本在创新方面的投入一直居于全球前列,而创新成果却很难直接作用于经济增长。

金融方面,日本企业融资大部分来源于银行,日本还实行“主银行”制,也就是每个企业的大部分融资都长期由一个银行提供,这个银行对企业的运营有着的影响力。相比于企业融资主要依靠证券市场的美国,日本的金融体制下,企业破产率要低得多,这就造成了市场灵活性下降,旧有产业难以淘汰,新兴产业和初创企业很难得到充分的融资。“主银行”制之下,银行更倾向于向长期维持合作关系的企业和盈利前景被看好的项目提供贷款,这种做法限制了企业创新的热情。

劳动力市场方面,日本也存在结构僵化问题。日本的大型企业一般都实行“终身雇佣制”,这一体制确保了大型企业的人才优势,但却制约了企业间的人员流动。另一方面,日本的中小企业的主要职能一直被定位为提供就业岗位,这就使得大部分中小企业在技术、设备和人才方面根本无力与大型企业竞争,而中小企业提供的薪酬也相应较低,因此,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的人员交流也非常少。

欧洲的英国、德国分别在布莱尔和施罗德的领导下进行了削减福利的改革,这样的改革让英德两国避免了福利制度“养懒人”的弊病。与这两个国家相反,日本不仅没有对福利制度进行适度调整,反而因政权更迭频繁而一再出现“撒钱政策”,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劳动力市场的扭曲:一方面,很多年轻人不愿工作,或只想打短工挣零用钱,另一方面,很多企业由于无法招到足够的员工,不得不招聘老年人,甚至有60多岁的老年人还在做建筑工。

企业创新体制、金融体制和劳动力市场方面的问题限制了日本国家和企业的创新能力,使得日本错失了信息技术发展和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发展机遇。当前,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日渐成熟,新技术应用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更加明显,新兴国家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经济领域的国际竞争更加激烈。要适应今后的国际竞争,就必须提升创新能力,而要做到这一点,日本就必须认真审视自身经济结构存在的问题,加速推进改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