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时代为何能“人心不倦”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1-06
分享到:

2018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很多地方都已经着手准备纪念活动。位于鹿儿岛县雾岛市的龙宝家是明治三杰之一西乡隆盛经常光顾的温泉疗养地,现在,这里已被重新整修成了“西乡殿之宿”,以备迎接更多游客。为了纪念明治维新,2018年的大河剧也将以西乡隆盛作为主人公。

回顾日本历史,人们把明治维新视为日本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因为它是日本现代文明的开端,而明治维新的开端则是《五条誓文》。明治天皇继位后,率领公卿、诸侯举行了誓祭典礼,典礼上宣读了《五条誓文》,“一、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二、上下一心,大展经纶;三、官武一途,以至庶民,各遂其志,务使人心不倦;四、破旧来之陋习,基天地之公道;五、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

《五条誓文》是明治政府的施政纲领,宣示了即将推行的明治维新的目标,明治政府三大政策“富国强兵”、“殖产兴业”和“文明开化”都是围绕着这个纲领展开的。《五条誓文》的核心内容是三点:“万机决于公论”、“务使人心不倦”和“求知识于世界”。“万机决于公论”讲的是政体问题,也就是从过去的“一人治天下”转变成以“公论”为治国基础的近代国家,不止是让更多人通过“公论”来参与国家治理,更要用“公道”代替“陋习”作为治国的根本理念。“务使人心不倦”是要发掘每个国民的潜力,让他们保持不断奋进的动力,从而为国家发展带来持久的动力。“求知识于世界”则是要打破过去的封闭状态,吸纳世界各国的先进技术和科学知识,用于推进日本的发展。

一个半世纪过去了,今天来考察明治维新的历史,人们感触最深的便是那个时代的“人心不倦”。建立“万机决于公论”的政体和“求知识于世界”都在短期之内见到了成效,也让日本完成了“国家”的近代化,但让维新成果得以巩固,并促使日本社会完成彻底转型的则是“国民”的近代化,而让“国民”完成近代化的动力就在于“人心不倦”。

明治维新开始的时候,日本仍非常贫困,但日本人却有着空前的乐观和进取精神,也就是历史学家所说的“乐天主义”,在这种“乐天主义”的支撑下,日本人相信自己能够建成近代国家,并最终成为亚洲强国,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当时的政府和国民都在竭尽全力。日本明治时代的改革在西方强国看来更像一场儿戏,而来自强国的冷嘲热讽也没能打消日本改革的热情,反而使日本在改革上投入更大力量。与明治时代相比,今天的日本要发达得多,也富裕得多,然而社会活力和国民进取心却远不及当时,这让很多人都希望从明治维新的历史中寻找到激发社会活力,保持“人心不倦”的秘诀。

近代以前日本的政治体制是幕藩体制,这种体制就是德川幕府和所谓“三百藩”的众多藩国对全国进行“二元统治”,作为一个“国家”的日本并不存在,日本人也并非“国民”,而是各藩国领下的“臣民”。明治维新推行“废藩置县”,把幕府领地和各藩国领地整合成了统一的日本国,这也给每一个日本人都带来了新的身份,也就是日本国的“国民”。作为近代日本国家的“国民”,无论是公卿、武士还是农民,身份都是平等的,更重要的是,每个“国民”都有了对“国家”的义务,同时,也有了接受教育、担任官吏、开办企业等各方面的权力。成为“国民”,让人们对未来有了憧憬,充满了希望,即便是贫困的农民和破产武士,在明治时代也都能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

为推进国家的近代化,日本把教育当作了最重要的工作,日本发展教育又最重视基础教育。明治时代早期,日本着力普及小学教育,为此,政府出资办学,为充分利用资源,还把过去幕府时代建立起的旧式学校进行改造。小学教育的普及让日本人都获得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对刚刚获得“国民”身份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帮他们开启了新生活的大门。在普及教育的基础上,日本还建立起来从学校选拔陆海军军官和政府官吏的制度,这就让每个国民都有了担任国家要职的可能,从而打破了过去武士阶层对国家公职的垄断,“只要努力学习,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官吏、军人和博士”,有了这样的前景,人们的进取心也就被激发了出来。

和解是明治政府面临的重大课题,明治政府是通过在“戊辰战争”中击败德川幕府才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领导地位的,因此,如何处置在德川幕府旗下与政府军作战的人以及幕府旧臣就成了明治政府必须解决的课题。在进行战后处置时,明治政府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政策,除大批赦免参战人员外,还从幕府官吏、幕府军将领中选拔了一批人才委以重任,比如曾率领幕府军在北海道作战的榎本武扬就被任命为北海道开拓使,幕府官吏出身的涩泽荣一则进入大藏省任职。在明治维新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人当中,很多都与德川幕府有关系,除前面提到的榎本和涩泽外,还包括日本“近代教育之父”福泽谕吉、担任过幕府陆军总裁又在明治政府担任海军大辅的胜海舟等,正是因为有了相对宽容的战后处置政策,才在明治时代形成了和解和求同(也就是认可幕府官吏、将领和明治政府在建设近代国家这一点上有共同目标)的气氛,在这种气氛中,这些人也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更重要的是,和解和求同让过去支持过幕府的人们不再需要背上沉重的包袱,他们不是为了“赎罪”,而是为了建设国家才和过去的对手携手共进,1918年,出身于曾经支持幕府军的东北地区的原敬成为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平民首相”,如果没有政治上的和解,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