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日关系会打破“时好时坏”周期律吗?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1-06
分享到:

今年是《日中友好和平条约》缔约40周年,日本政府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中日关系的改善。前不久,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两党干事长访华,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促成中日两国领导人在年内实现互访,启程前,两位干事长曾与安倍在首相官邸会谈,安倍表示“首先希望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我自己访问中国,然后希望习近平主席访问日本”。

近年来,中日关系发展并不顺利,回顾40年发展历程,也可以看到中日关系的发展总是“时好时坏”。这种“时好时坏”的情况长期存在,以至于学界形成了一种中日关系“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坏”的看法,也就是说中日关系总是摇摆于改善和恶化之间,即便有所改善,两国也不会亲密合作,即便出现恶化,两国也不会彻底交恶,最终两国关系一直维持在“不好不坏”的状态。

安倍再次出任日本首相以来,中日关系一度恶化,北京APEC峰会上,习近平会见安倍,打破了两国领导人之间一直没有举行会谈的局面,之后中日关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如果按照“不好不坏”往复循环的观点来看,这又是中日关系中一轮新的循环,安倍政府展现出进一步改善中日关系的姿态,希望促成两国领导人互访,也是希望借着中日关系此前一段时间改善的惯性继续推进中日首脑外交。

然而,使中日关系一直保持平稳发展态势的并不是“改善与恶化之间摇摆”的周期律。中日两国是近邻,又都是经济大国,两国经贸、人员往来频繁,一方面让中日关系的基础得到巩固,另一方面,也让中日两国民众之间的相互了解不断加深,强化了两国友好的民意基础。从两国发展战略来看,中国坚持和平发展,日本奉行和平主义,两国都把发展经济当作最主要任务,并将和平外交作为根本外交原则,这就决定了中日关系的主轴是和平与合作。从外部环境看,很长一段时间里,东亚都是世界上政治最为稳定的地区,亚太又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这一外部条件也有利于中日两国弥合分歧,发展经贸合作。

近来,朝鲜半岛问题升温,亚太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加大。日本作为美国盟国,势必在地区安全和军事合作方面配合美国,有可能成为中日关系中的干扰因素。更重要的是,安倍政府为提升日本国际地位,采取了“积极的和平主义”外交方针,强化日美军事同盟关系,提升日本的军事力量和军事影响力,这一政策与“专守防卫”的日本传统安全政策有很大差异。由于未能与周边各国进行充分沟通,日本的安全政策调整让周边各国对日本的战略信任程度都受到了影响,很多国家担心“积极的和平主义”修正或是从根本上替代了和平主义。奉行和平主义是日本外交的基本原则,也是中日关系能沿着和平、合作主轴发展的保障,日本对这一原则进行调整,又未能与中国进行充分沟通,这是造成此前中日关系恶化的最主要原因。可见,中日关系最近一轮趋冷并不是周期律使然,而是日本安全政策的调整触及了中日关系的核心和主轴造成的。

中日关系自有其周期律的看法颇有市场,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是日本政界和外交界的惰性。就外交政策而言,日本将日美关系视为外交政策中的第一要务,甚至可以说是向美国“一边倒”,这就造成日本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日美关系的牵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也成为日本不得不给予高度重视的亚洲大国,同时协调日美关系和日中关系很难达成预期效果,因此,有时只能选择将中日关系先“放在一边”,这种情况下,改善中日关系也只能期待周期律自动发挥效力。从政治角度来看,中日关系处理不善有时会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而用周期律来解释中日关系的发展,就可以把两国关系恶化视为一种“自然回调”,从而避免人们对政策问题的追究。

中日关系还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也就是两国在经贸、人员交流等问题上的观点大都是一致的,主要分歧点都集中在历史问题、战略问题等较为复杂、需要深入讨论才能逐步解决的问题,这就让解决中日关系中的深层次问题成了一项令人“避之不及”的工作。由于对日美关系的格外看重,中日关系总在一定程度上遭到忽视,这也让政治家和官僚中都形成了重视美国、轻视中国的思维定式,即便在对中国的外交中做出成绩,也不会让自己的政界、官界生涯增色太多,因此,很多人都把处理中日关系问题视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认真审视中日关系的发展历程和现状,不难发现,“不好不坏”和“时好时坏”并不是一种正常现象,这种情况长期存在会影响两国关系的发展。所谓“不好不坏”,实际上就是两国关系中重要分歧并未完全化解,即便两国都有发展双边关系的强烈意愿,也无法促成两国发展成亲密的合作关系。而“时好时坏”则意味着两国关系中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某些因素经常干扰两国关系发展,这样周而复始会导致两国间互信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各方面合作机制的建立,最终动摇两国关系发展的基础。

因此,要进一步改善中日关系,安倍政府不仅要极力促成首脑互访,还应解决中日关系中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要做到这一点,日本政界、官界都应正视中国的发展和中日关系的现状,进而改变对待中日关系相关问题的敷衍态度,在构建互信、合作机制方面推出实质性对策,在历史问题、战略问题上也应与中国充分沟通,寻求共识。只有这样,日本才能打破对中日关系周期律的迷信,推动中日关系摆脱“时好时坏”的循环,走向合作与良性竞争并行的正向发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