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贸易摩擦,日本有何成功经验?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梅岩 时间:2018-03-29
分享到:

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正在升级。前不久,特朗普批准了对输美钢铝制品征收高额关税,并扬言对欧洲汽车征收高关税;近日,美国又宣布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美国吹响了“贸易战”号角,世界各国都不得不面对日趋严重的贸易摩擦。过去,日美之间出现过多轮贸易摩擦,能够化解摩擦、转危为机,正是日本经济腾飞的一个重要原因。

上世纪50年代起,处理与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是日本经济的一个重要课题。二战结束后,日本经济呈崩溃状态,基本的能源供应都无法满足,作为应急手段,日本采取了“倾斜生产方式”,将资源集中于钢铁和煤炭生产,才勉强渡过难关。生产恢复后,日本与东南亚各国的贸易开始恢复,冷战开始后,日本将对外贸易重点转向美国,与此同时,“贸易立国”方针得以确立,日本着力于推动本国产品的对美出口和从欧美各国引进技术升级本国工业。由于产品大量、集中地对美出口,美国国内开始出现要求限制对日贸易的呼声,70年代以后,日本对美贸易出现顺差,日美贸易摩擦趋于“全面化”,一直到90年代,贸易摩擦才逐渐缓和。

日本处理日美贸易摩擦的原则就是“以退为进”。维持与美国的经贸合作对日本经济发展有重要意义,加之在外交、安全等领域对美国有所依赖,日本在处理与美国之间贸易摩擦时,一直以缓和、化解摩擦为主要目的,同时,也尽量保护本国企业利益。在向美国做出妥协的同时,日本也不断发掘新的合作机会,以促进本国的产业升级。

50年代中期,日本开始推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发展对美贸易是支撑这一计划的支柱之一,日本当时对美出口主要产品是棉纺织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美元衬衫”。日本出口连年增长,经济发展顺风顺水,可就在此时,美国向日本提出了放弃“市场保护”政策、削减纺织品出口的要求,欧洲各国也紧随美国之后,在关贸总协定(GATT)大会一致向日本施压,要求日本开放市场。面对这种局面,日本最终决定在一年内开放90%以上的国内市场,这比原计划的三年内开放70%以上市场提前了一大步,同时,日本决定对纺织业进行“自主调整”,以满足美国提出的削减出口的要求。

当时的日本企业尚不具备与国际大企业竞争的能力,企业规模小,技术落后,由于外汇储备不足,日本还在经受着“周期性衰退”的困扰(经济增长提速,原料进口需求随之加大,外汇不足的情况下,经济增长会遇到“天花板”,衰退一段时间之后再次快速增长,形成“周期性景气”和“周期性衰退”)。尽管企业竞争力不足,可能造成一些损失,但考虑到作为“后发国家”,日本经济发展有赖于从欧美引进技术,随着技术水平提升和国内产业整合加速,日本企业的竞争力将得到强化,日本还是选择了加速推进“经济国际化”。

开放市场的同时,日本加速推进汽车、计算机等新兴产业发展,其中,计算机产业的发展正是得益于与美国的合作。认识到计算机产业将成为未来各类产业发展的基石之后,日本全力推进本国计算机产业发展,可当时的日本技术落后,更重要的是,计算机相关的知识产权被美国IBM公司垄断,IBM向德国等国的计算机企业都收取7%的授权费,缺乏资金的日本企业根本无力支付这样的高额费用。经过多轮谈判,最终,IBM做出让步,将日本企业的授权费费率降低到5%,并将IBM在日本的生产交给日本企业代理,从而使日本计算机产业获得了生存空间,日本很多计算机企业都是那时发展起来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世界五大计算机企业之一的富士通。

要缓和贸易摩擦,日本就必须做出让步,让步就意味着有所牺牲。纺织业是日本出口主力,牺牲纺织业的利益将使日本经济蒙受不小的损失,然而,当时日本的汽车、计算机、飞机制造等产业刚刚起步,正处于需要保护的阶段,而纺织业已具备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日本选择对纺织业进行“自主调整”,除了满足美国要求外,还因为纺织业是所有产业中抗压能力最强的。“自主调整”的主要目的是压缩产能,减少出口,但这并不意味着单纯的牺牲。在压缩棉纺织品生产的同时,日本开始推进纺织工业的转型升级,将纺织业重点从棉纺织品转向化纤制品,同时推动纺织业企业合并重组,以扩大企业规模。

在研究战后日本经济时,通产省的作用一直备受重视,通产省负责日本工业生产和对外贸易的管理,被称为“日本株式会社”,在处理贸易摩擦、推进“产业合理化”的过程中,通产省也起着重要作用。通产省全称通商产业省,是战后重组的中央省厅之一,它是由商工省和外务省下的通上局合并组成。由于通产省人员来自两个不同的部门,有着不同的背景,他们的政策主张和偏好也有很大差异,商工省出身的人大都更重视国内产业升级,因而被称为“产业派”或“民族派”,通商局出身的人则更重视国际合作,他们也被称为“通商派”或“国际派”。“产业派”和“通商派”在政策、人事等方面都不断竞争,先后出任通商大臣的池田勇人、佐藤荣作等政治家也分别支持不同的派别,这样的竞争格局带来了两个好处,一是在经济政策上不会完全偏向保护国内市场,也不会因急于开放市场而忽视国内产业力量的增强;二是两派都根据各自专长,不断提出新主张,比如“产业派”主导的“产业合理化”、“环太平洋经济带构想”,“国际派”主导的“经济国际化”、石油战略储备计划等,都在推进日本经济现代化和处理对外经济关系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