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家庭关系很“厌烦”?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小林靖树 时间:2015-10-13
分享到:

去年冬天,我在中国东北德善乡的农家生活了一个月,这里距离哈尔滨约300公里,在小城镇方正县的郊外。我来这里是为了采访中国农村地区人们的生活,这里是我在日本的一个中国朋友的故乡。我朋友曾经是“怒罗权”的成员之一,这是以中国残留孤儿二代、三代为主组成的暴走族,而现在他已经结婚,也有了孩子,在建筑行业的公司认认真真的工作着。我跟他是以前采访在日中国人黑手党的时候认识的,之后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在村子里住的农家,是朋友的房子,正好现在房子空着,我才能借来住,过上跟当地人一样的生活。周围的人家都是朋友的亲戚,受到他们的厚待我非常感动。除非我采访回来的特别晚,每天晚上都是到附近的亲戚家里蹭饭。他们知道我喜欢喝酒,必有白酒招待,饭后还不停让我抽烟让到烦。我来到村子里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朋友亲戚家男孩(23岁)的“结婚周”开始了。他是亲戚里面最成功的男人的儿子,他们一家住在离村里最近的城市方正县的市中心。村里的大多数人家仍然住在泥墙红砖的特别穷的房子里,而这一家住在跟城市一样的4LDK的公寓楼里。

“结婚周”开始以后,连着几天亲戚家的人都是开车到我住的房子来接上我,一大早就带我去方正县的公寓楼。那里准备了美食佳肴,挤满了来自中国东北各地的30多位亲戚。

“从日本来的啊?那太好了。搁这儿就当是自己家,随意啊。酒和吃的东西都随便吃。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安排人去给你买。来这儿甭客气。”新郎的父亲(50岁)一边说着,顺手递给我一支“中华”烟。非常感激的接过来抽上一口。真好。在中国的这段时间,我肯定一天能抽一百支烟。跟谁一见面,紧接着就递上烟。本来我也喜欢抽烟,而且我是日本人,习惯照顾对方的情绪,是不会拒绝别人的。

让我真真切切体会到中国农村“结婚周”的厉害之处的日子开始了。30多位亲戚真是够自由奔放。他们在新郎父亲的公寓里打地铺,一早起来就很大声音,喝酒、吃饭、笑、叫,还有哭的人。就算是亲戚,也是在别人家啊。但是大家抽完烟就往地上一扔,用脚踩灭,嗑了瓜子也把瓜子皮随手往地上一扔,没有任何表情。我一个日本人没法这样。我拿着便携烟灰缸抽烟的时候,新郎父亲一副生气的表情大叫“没事、没事”。在中国东北这段时间,我听了多少次“没事”啊。

早晨在公寓里喝酒、吃饭、打麻将。然后到了中午,三十多人拖着长队到附近的餐馆,又吃很多菜、喝很多白酒。所有人都醉醺醺的。到了傍晚,再去餐厅,开始更为丰盛的晚宴。这样一直到婚礼当天持续了大约10天。刚开始的时候,我对这种高大上的日子深受感动,但是慢慢的就开始痛苦了。后来听说,连着几天一起赴宴的亲戚们也都说“虽然难受,也忍着、吃着、喝着”。其中还有喝的太多伤了身子,挂着点滴喝酒的男人。

“搁东北农村,这都必须的。有血缘关系的亲戚都是一家人。不管你穷还是有钱,大家一起,往前走。家人最最重要,国家都不能相信,能相信的只有血缘关系。”这是一个喝醉的亲戚大叔说的话。

我的身体也不行了。亲戚里年轻一些的人慢慢开始对我吐露真实想法。“天天都看这些脸。婚礼结束以前都不让我去见朋友。是,亲戚啊家庭啊最重要了,说实话也有累的时候啊。我也想去日本留学啊。”结婚宴请持续了10天,婚礼结束以后大家都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我也是真的累了。但是又很羡慕这么浓密的家庭关系、血缘关系。我现在47岁,小的时候日本也有这么浓密的家庭关系、血缘关系。随着日本越来越富足,慢慢的就没有了,现在很是怀念。

在中国的农村,“家庭”“一家”的关系现在依然真实的、浓厚的存在着。我认为这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特别是对于年轻一代中国人来说,这种过于浓厚的家庭关系正变得很“厌烦”、“沉重”、“麻烦”。

一旦失去的东西想再找回来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在中国,虽然跟以前比已经淡了很多,却比日本有更强的“家族的羁绊”。这是应该珍重的。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