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女性经济学”的痛点在哪?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江淼 时间:2017-11-24
分享到:

世界经济论坛刚刚发布的《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在世界144个国家的男女差距(Gender Gap)排序中,日本仅位列第114位,比上一年下降三个名次,在G7国家中垫底。日本之所以排名靠后,主要是政治领域的男女平等拉低了分数。造成这一局面与日本社会的传统观念有着密切关联。

这份报告围绕政治、经济、教育、健康4大领域14个项目对男女平等程度进行了指数化操作。在政治领域的排位分别从女性国会议员比例、女性阁僚的比例、过去50年女性国家元首的在任年数这3大项目进行评价。但日本的女性议员中,众议院有47人,占总体的10.1%;参议院有50人,占比为20.7%。截至2016年,地方议会的女性议员占比仅为12.6%。可以说,女性在日本政坛始终是“少数派”。

而造成这种结果与日本社会传统有关,“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是日本社会的固有的认知。根据厚生劳动省的调查结果,当代日本社会,仍然有近半数女性认同这一传统观念。正是这种固有的认知,让日本女性无法且不愿在政坛发展。

不过,随着形势转变,选择独身或者不生育的女性越来越多,日本“少子高龄化”危机愈加严重。为了缓解人口减少趋势,为女性创造更好的就业和育儿等条件已迫在眉睫。因此,促进妇女就业、推动男女平等、实现女性劳动力的解放,就成为执政者重振经济的抓手之一。安倍政府的“女性经济学”正是在此背景下产生,是他“三支箭”中的重要目标。他希望通过“女性活跃社会”来解决日本社会所面临的问题。除了要求企业为女性提供更多的职场支持外,他还在组阁过程中增加女性阁僚人数,创下了历届内阁女性阁僚数量之最。

但从日本社会当前的现实来看,安倍的设想仍然没有成真。虽然企业界确实增加了女性职员的录用,并提供了上升渠道,但实际上,职场性别比例却并未有显著改变。安倍政府也把原初设定的女性占管理层比例30%的目标砍至7%。传统的力量让女性不愿“活跃”。

日本社会对男女间的性别分工有着其历史因素,“大和抚子”、“回归家庭”、“贤妻良母”等一直都是日本社会给予女性的标签。受社会影响,日本女性自己也认可这些标签。在一项调查中,女性参与观赏舞台艺术的行动比率是男性群体的两倍。这说明,日本女性在享受精神文化生活上是男性群体的两倍,她们更会享受经济成长的成果。事实上,日本女性在艺术、文化相关领域的就业人数,远高于男性。这种职业分布,与学生时期接受教育选择的学科有关。在日本大学“家政”、“艺术”、“人文”及“教育”学科,女学生居于压倒性的比例。这些都说明,日本的性别分工其实有着相对成熟的社会基础。

日本女性最终选择就业与否,或者选择何种职业,完全是其个体生活方式的选择。她们的选择更多是在享受经济发达成果的基础上,如何实现个人福利的最大化。而这些才是政府推动刺激政策的根本。所以,安倍政府若想让自己的“女性经济学”获得成功,那么就提供更多的物质和精神激励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