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第二外语”看日本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柯本 时间:2017-11-24
分享到:

对于日本学生而言,英语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外语。除了英语,日本学生还会选择其他语言作为第二外语,有民调显示,第二外语中德语排名第一,法语排名第二,中文、西班牙语、韩语依次排名第三至第五。

日本学生将英语作为第一外语,这是全球化时代的必然结果。当前,英语作为全球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显示出其独特优势。在国际舞台上,无论是商务谈判、科技交流,或者是娱乐活动、体育赛事、医学研讨等,英语往往都会成为首选语言。具有英语优势的国家,也往往能更好地参与分享全球化的红利。

德语之所以被身居日本第二外语的显要位置,这并非偶然或巧合,而是日本的“传统”。日本学习德国的历史由来已久。“明治维新”后,日本曾派伊藤博文等率领的公使团游历欧美寻求变革模板,最后日本认为,后起之秀的德国与日本国情最为相似,最适合日本学习借鉴。随后的明治维新中,日本的政体就是以德国为样板,从而确保了天皇拥有绝对权力。从此,自大学校园到内阁议会等领域劲吹崇德之风,这为日本快速崛起奠定了制度基础。

直到今天,德国在日本心中依旧有着很高的地位。在工业科技水平,经济结构模式、教育培养理念等方面,德国依旧有很多地方值得日本学习的地方。20世纪90年代,日本曾出于人工成本等因素考虑,把制造业转移到了海外其他国家,而将经济中心集中在了金融等服务业领域,结果造成了产业空心化,也为日本经济泡沫埋下了隐患。而德国对制造业的执着坚守和精益求精,不但让其避免了经济危机,还让其产品赢得了专、精、特、高等世界美誉。这种明智之举,给了日本很大的启示。

此外,德国面对全球化的适应能力、灵活的劳动流动市场、注重培养创新意识等,也让日本看到了短板所在。拿日本游戏业来说,近年一度低迷,其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创新意识,而是一直把重心停留在某款游戏的深度研发上,比如日本游戏公司史克威尔的《最终幻想》便被开发到了15代,但这种靠“粉丝”延续竞争力的模式,很容易随着“粉丝”年龄身份转变而失去市场。

至于法国成为日本学生受欢迎的第二外语,同样也是因为法国对日本发展有着模板和借鉴作用,对日本经济有着重要指导意义。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便是,曾任日本通产省企业局企业第一课长的两角良彦把法国协调经济理论引入日本,并据此为日本官民协调方式和振兴特定产业临时措施法案提供了理论基础。直到今天,这些经济模式和思想在日本很多领域依旧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美国,西班牙语是第一外语,华语是被最被广泛运用的第二外语。之所以出现这个局面,是商业思维等因素使然。母语是英语,保证了美国可与所有英语系国家进行无障碍交往和通商,但拉美特殊的地缘位置(美国的后院和近邻)、广袤的市场(除巴西外整个拉美国家都说西班牙语),以及中国14亿人口的现实,奠定了西班牙语和中文在美国占据着重要位置。与美国一样,中文、西班牙语、韩语位列日本学生第二外语中靠前位置,同样与商业思维、地缘因素等密不可分。

综合来看,每个国家在学习外语上都有各自的特点,但透过这些特点,却又有着万变不离其宗的规律,那就是符合自身定位,最大化实现发展。日本当然也不例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