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废弃问题难住中日

来源:东方新报 作者:本报特约评论员柯本 时间:2018-03-10
分享到:

锐减的人口正给日本带来了越来越多麻烦,其中之一便是废弃土地激增。据悉,当前20%的日本土地无法联络到所有者,这些“所有者不详”的土地已相当于丹麦的国土面积,预计2020年这类土地的面积将超过爱尔兰的国土面积。对日本政府而言,不断暴增的废弃土地成了一个难除的心病。

日本的土地是私有制。一旦政府或者开发商想要在动用土地,比如修路,就必须征得土地拥有者的许可,否则可能要吃官司,付出高额的经济代价。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对土地也要征收资产税,但其实很难找到“所有者”,因为日本法律体系下土地登记并不是强制性的。

日本在人口鼎盛以及城市化并不发达的时候,土地是很多人眼中的香饽饽,很多人乐于去登记,因为彼时土地作为财富之母创造的财富扣除交税后也盈余颇丰。但城市化、老龄化、人口减少这“三大杀手”出现后,很多地区土地变得无人问津。与此同时,土地创造财富能力也急剧下降,相反知识、技术、资源等成为了创造财富的有力武器。对于偏远地区或地广人稀地区的土地,“所有者们”自然不愿去登记,一旦登记了,就意味着要补缴资产税。但没有“所有者”出来认领,政府就无法征税,地区重建也将受阻,却又无计可施。

中国土地并非私有制,而属集体所有,这与日本有着本质不同。但在土地荒废面积持续暴增问题上,中国却与日本有着惊人的相似。

如果说日本废弃土地暴增的原因主要是人口锐减、逃避税收、收益下滑等共同作用的结果,那么目前中国人抛弃土地的最主要原因则归结于收益下滑,甚至是入不敷出,完全“不划算”。比如,中国农业基础设施差、农业生产方式落后等原因,都让农业收益缺乏稳定性和保障性。

改革开放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人口管理政策松动,一些农村人涌入城市从事各种劳动。很快,这些人发现在城市劳动所获的报酬和性价比要远高于从事农业劳作的收入,于是坚定了他们告别与土地打交道的决心。至今,这股风潮依旧在延续,越来越多农民把逃离农村作为了奋斗目标。

如今不少中国农村(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农村)呈现衰落之态,林地、耕地、宅基地,不是闲置就是废弃。过去人头攒动的村落,不少只剩下银发一族,也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村里才会多了年轻人的影子。人烟稀少和败落之态,也让一些有心逃避城市喧嚣、重回故里的人望而却步。

大量土地被抛荒,这对人均耕地面积不足世界平均水平40%的中国而言,是一种不可不扣的危机。一方面,中国粮食供给问题将会遭遇严峻挑战,如果粮食不能保证自给自足,直接影响到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另一方面,农村人气下降,田地无人耕种,农村空心化,乡村复兴陷入瓶颈,当涌入城市打工的农民,在年老体衰时想回到农村,故乡可能已经成了陌生的“他乡”。

废弃土地暴增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的问题,中国也应对此加大重视。对于日本来说,应该通过完善法律、减免土地资产税等,鼓励民众积极登记。对于中国来说,通过加大政策关注和资本投入,在缩小城乡发展差距、提高农业生产条件、改善农村居住环境等方面多下工夫,目前一些地方正在推进土地流转,积极发展科技农业、规模农业。当土地效益不断改善,当农村成为美丽宜居的代名词,土地撂荒问题还愁无解吗?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您还能输入150字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第